当耳边风吧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10.08

没有网络的日子让人想起在纽西兰的平静,身心安稳。不知是这环境还是成长的地方,扰人的人事物特别多。不开心永远比开心多。你说哪里能让你开心你就应该住下来。更年轻的时候我总是执著,异常偏激,郁郁寡欢应该就是这样吧(笑)。

后来你说,我甚至可以预见你以后的人生无不一日活在埋怨里,最后演变成憎恨。你不会觉得幸福的,你是靠着那些信念而活着的人。我很认真的答你,恐怕在恶化之前我已忧郁成病,先行离开人世了。我是真的那么想。

把《宫心计》用一天一夜的时间看完,到了后期还是打快速度的画面。一定要一气呵成。这没什么意义但总让我觉得愉快的一件事,尽管事后的昏睡总让人以为自己活在戏里。每个人活着的方式与实感不同。

常听人说,初到纽西兰的之前千辛万苦找个同行的伴,下场总是悲剧。那么下次就学习了或许一个人的自在比两个人的不堪更轻松。有些路宁愿一个人走也不愿轻易有同伴。

收到了好多零嘴的手信。包装相当别致。以前应该会很喜欢那些包装吧,现在倒觉得还好,有些甚至觉得凌乱了些。东西变了就再也找不回了。

写了些信,画了些卡。我在黑色笔记本上,把这一年来受过他人“恩惠”的人列出了个名单,感谢卡/礼包/餐点是一定要的。得到帮助并不是理所当然,而是一种缘分与福气,要心存感激,他人没有义务帮你的理由。至于那些一直住在我心里的人,即使日子忙得忘了问候少了联络,我偶尔还是会想起你们。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