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0.09.10

白事应该沉默。

早晨以为有不愉快事件发生,原来也不过如此。企图当个耍赖讨糖吃的孩子,舔到了糖衣的香甜却丢了糖果。

给你知道应该真的要骂我了,这是第几次了呢?

一路好走。

xxx

抑郁得什么都提不起劲。

体内的水份超过储存数额,不喜流汗只好依靠泪水。
但怎么都哭不出来怎么办?别说别勉强,有害毒物一定要定期处理。

孤寂的时候永远都是一个人。

我想,应该是月事来潮的征兆。

xxx

渺小得看不见自己。
透明得希望全世界看不见自己。

只是个用笑容灿烂包装多愁善感忧郁的鸵鸟孩子。

xxx

找个不问世的地方,安静的生活,直到老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