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世流流长,总要惊天动地爱燃过









Singapore
2012.08.25


新生活开始一个月了。我对他说,我怎么觉得现在越来越明白你的心情了。他说,“因为你越来越现实了。以前你太悠哉,不明白,老是嘀嘀咕咕投诉我,我都不说什么。现在你明白了,不能再说我了。”我鼓起腮子不吭声。心里万万不服却无从反驳。


后来才发现,除了之前的种种控,我还是蜡烛、花瓶、花朵、马克杯、碗碟控...你难道不觉得这些东西一定要群体生活才好看吗?一个两个三个...都不足以表现出它们各自的强大民族性(笑)。我要把小新的房间布置成有许多五颜六色的桌布,成群结队的花朵、琳琅满目的蜡烛和香薰、旅行的意义的相片、犹如一闪一闪亮晶晶的五彩灯饰...背景音乐可以是Bob Marley,Yan Tersien,还有你喜欢的小野丽莎。

 
九月快来了,比八月稍微松口气的九月。你说你会来找我,我说我还真的不知道时间表呢。九月我想去看高棉的微笑,十月应该会比较有空。话一说完我才想起,十月接近截稿日,更忙碌。你立马逮着机会捉狭的数落:“哦,现在轮到你了。”说着说着,你开始把《魔戒》的情节搬出来比喻你的状况,虽然我已习惯你的方式,也明白你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地对着手机大吼:“你真系黐线噶!”说着这句话时,脑海里又浮现了《春娇与志明》的画面。后来我突然想起,我不知拿你的顽皮如何是好,是不是也正如你对我的心情?我们本来就相似,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角色对调了?


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春娇与志明》的原因了。我不好余文乐,讨厌张志明,但同时又为张志明揪心。因为春娇太像身边的每个人,也太像自己。因此当你看到他是真的爱她虽然他不说也不做,当你看到他是真的吃醋也是真的难过,你就愈发会希望自己也能遇到这样一个人。他可能不好可能是个人渣,但他在你爱他的时候也爱你。


当春娇说完那番感性的话—“但最后我发觉,我变作另外一个张志明”后,几秒安静,然后志明说“不如一起去浸泡泡浴咯”,完全破坏了春娇的心情,气得她丢下“扑该!你真系黐线噶!”扭头就走。但春娇走后,志明不笑了,沉默了。我无法真正讨厌张志明,正如他多么的“人渣”,春娇依然无法放下他。或许我们在心底其实都非常明白—“用幽默把自己隔离在安全距离”的理论。这看似没人性不解风情的对答其实全是为了避免尴尬,避免陷入令人无所适从的煽情。余春娇不是不清醒的,只是最后理智败给了感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