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你想做的事,而不是因为大环境所促成的决定





Muar, Malaysia
2012.01.23

我是一位对节日淡薄的人。春节时期其实也挺排斥喧闹的场景,久违的亲戚。这应该和小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日后造成的影响有关。我总是在他们面前沉默寡言,不透露太多想法,更多的时间都在阅读。

童年的时候寄宿在祖屋家,被阿嫲带大。不是画图的话,我就一个人躲在角落把大伯、姑姑们年轻时候收藏的书囫囵吞枣的塞进小脑袋里。与我年龄最接近的堂姐时常会说我:“你又在看书了!真是书虫。”我也不甘示弱的顶嘴:“又没有东西做!”也不知道谁是琼瑶、冰心、鲁迅...这么小的一个岁数,读了也无法真的明白里头的含义。但是在那段岁月里,对比我娇小身躯的深褐色书橱,两手从书橱的中央打开,仿佛就像《魔橱》般的神秘,带着我一次又一次离开让我觉得纳闷、无法适应的环境。

后来我就莫名其妙的长大了。阿嫲过世了。二堂哥在附近的花园买了新房子,成家立业了。大伯一家人也很少住在租屋了,偶尔大婶才回去打扫。每一年回祖屋的时候,我都会一个人默默地把书橱打开。里头的书籍和那些童年记忆中的旧物一年比一年少,到了最后自己也忘了里头曾经到底有多少本书和刊物。书橱竟然也越变越小,自己长得比它还高大了。

有些书籍,打开封面的第一页,还能看见大伯、姑姑们的同学留下的字句:

吕素月学友惠存:

某某某致赠
(日期)

时常在看着这些端庄美丽的字句和日期时,惊心动魄。幻想那远久,自己还未出生的时光。而那些摸起来粗糙、字体极小、没有图片、简陋的印刷术、陈旧的书籍,在每一次翻阅的时候都让我步步惊心。深怕自己随时会鲁莽的弄飞那段封上一层灰尘的记忆。这些年代和人也随着一年又一年的农历新年而渐渐消失了。

我害怕过年,害怕回租屋,或多或少因为这些心揪的不安。我喜欢古物,同时又害怕古物带来的时光无力。站在这些自己童年时年青飞舞的亲戚前,我的敏感时常让我不知如何是好。其实变老,就是那么一瞬间。忽然之间仿佛在里头看见步入年老的自己,然后深刻的觉得,人生真的只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你执着、倔强、不忿、耿耿于怀...任何事都不会阻止你变老。

有时候我会害怕自己选择了条和身边的人不同的道路,害怕对时间的无助,害怕它对你对你身边的人的残酷。当你站在时间的前面,一切身外的人事物其实真的不该有太多的执念。这是我近几年在人生里,一直在努力说服自己,学习的其中一件事。

选择你想做的事,而不是因为大环境所促成的决定。在你每一次不知如何是好,内心与环境纠结时,想想年老的自己,想想他会对你说的话。然后你的心胸就会变得好大好大。一切的怨恨与执着都会在岁月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每次遇见不开心的人与事时我总会这样想。因此在争吵的下一秒后,我总可以用最快速度的对你绽开笑颜,因为思绪已经飞到年老再回来一次了。可惜你却总是说:

“你太善变了,都不知道你的情绪。”

性格不讨喜的我,也就和你尽说些轻松的玩笑,一味傻笑,不去解释了。沉重的事还是留在脑海里就好。在无边际时间底下,微小如漂浮物的我们要尽量享受生命的美好,为自己,为他人带来光明。只要你拥有这样的信念,你永远不缺勇气和笑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