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话一句




Pai, Thailand
2011.11

日子突然异常忙碌起来。觉得现在的自己像是枚嗑了药的瘾君子。

脑袋里的计划往往只是一念,行动起来却需要时间。于是马不停蹄的思考、想概念、策划、学习、书写...睡眠严重不足,整个人也惨去了。

不是不睡觉,是精神特别活跃。即使疲惫也无法入眠。加上最近皮肤敏感,每晚难眠。更多时候一晚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很多东西想做、想画、想写,点子和故事在脑袋里争着出来。搁置了许多年的种子竟然全都发芽,急速成长。

不知道这样的一个状况是否会为带来利润,也不去想将来,只想把这些事做好。给自己一个交代,给自己的30岁一个交代。我有办到你吩咐我的事,我有当上你吩咐我想成为的人。 

二月去拜县。
似乎不是个好时机,或许应该再等等。挣扎了一个晚上与早晨。甚至以为对她觉得烦腻或寂寞时,打开相片一看,又微笑了。这是一个降头,陈同学说。要不也不会一进泰国就头也不回,归心似箭。不把其他地方放在心上,心无旁侧的朝拜县去。
2010年的时候去泰国也是搭火车呢,那是三月。

老话一句,人生很短。要做什么就赶紧去做。

不是任性的在旅行或出走,它们正渐渐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也在努力把它们化为社会俗称的“现实”,活在理想中的方式。

xxx

我的大扫除用了三周,渐渐快看见新的格局了。算是12后第一次再度好好的把所有的杂物归位。重新开始。发现妈妈并没有把我以前交笔友的信丢弃,开心了好久。曾经以为失去那些珍贵的回忆了。那是几乎一个箱子的信件。我中学6年的所有快乐与悲伤。偶尔我会很想念那时候的自己,心里一阵绞痛。后来中午就真的发了个中学的梦,然后大家都变白发苍苍了。

我和妹妹换去弟弟的房间,弟弟换去我们的房间。搬回来之后原本的小房再也装不下我带回来的东西了。曾经说过不敢用心的为一个地方好好布置,或许这次可以做些小改变。把从清迈买回来的灯笼灯挂起来时,不知怎的突然很感动。自中学毕业离开家里之后,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无法再度感受归属感。

黎小姐说她最近思乡的次数越加频密。她已经在国外几乎10年了。年纪越大,就越害怕失去心爱的人。年轻的时候你喜欢往外跑,更年长的时候却喜欢呆在家。我希望一年里几个月呆在家,几个月去找你,几个月在外旅行,这样的生活不是很棒吗?至于未来,就让它交给时间。

看着不小的书桌,我又能专心的在它上面画图写字,感觉就像回到了以前。离开岛国,从未后悔或感到任何负面情绪,反之却充满活力,似乎觉得无所不能了。尽量不给自己压力,想做什么,做下去再说。

好久以前为了早点出国,把一些在这里想做的事搁置。在外兜了一小圈,学习了许多,看透了些事,或许现在我能平静下来,把以前的梦想一一实现。

除了旅行家和设计师,我想找回以前的志愿:插图师。





1 comment:

T@re_p@nd@ said...

看你的文字会有一种很欣慰、很亲切的感觉,觉得有人怀着跟我相似的梦想,并且能勇敢地活出自己,真好。

“这是一个降头”,我想是的,从清迈回来一个月了,我还在日思夜想着那片土地,很想一直一直往下走下去,走遍泰北的每一片风景。

好想跟你聊一聊,好想听你的故事,我想这样我就不会觉得自己是个不切实际而孤单的人...

没有,我没有不切实际。我只是爱上了旅行,很爱很爱。

2012年快乐,新年快乐!

小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