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心飞得天边那么远

Singapore
2010.12.09

在S城生活快两个月了。都市人心里都有个名单,欲望名单。要深切感受都市,一些欲望是必须,我真的这么想。储蓄是一定要的,只是在于多,少。

过了年,计划搬进单人房。房租贵了两倍之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总无法安心下来做些什么。要么就金钱,要么就自由,手心手背都是肉。

说了一个世纪的相机终于快到手了,难掩心情。不知道一直在身边的小9会不会难过呀。
女孩们约好周六在一起,各种吃喝玩乐。难得大家周末一同留在S城。迫不及待想帮你们记录生活。
忙碌了一个早上,四月要去曼谷。之前错过几次特价。多人出游,需要配合的细节,未启程已疲倦。狠下心吧,不能再等了。老是呼吸瓶子里的空气,再不换气,会得肺病的。视线也会越来越模糊。

年尾,买了本红色的日历行程本。恨不得把所有的假期都记上一个国家。
春天要去东京。少年,你准备好床垫,等我请你吃饭吧。还有,记得早点买吉卜力的门票呀。
亲爱的尼泊尔又得延后一年了。万一在这一年半之内有什么冬瓜豆腐,不知道会不会遗憾终生?
有时候我会忽然想起那个远行的你。在路上的日子,总让人深刻觉得踏实和勇敢。

《藏地白皮书》读了一半,结果上班迟到。
两个年轻人在西藏的爱情故事。事件发生在“非典时期”,爱情如“非典”蔓延,跨越五个城市。
西藏篇让人想起三月出走的日子。背包客总是自来熟、洒脱、豪气,西藏人更是大肉大酒的豪迈。西藏啊,多少背包客的圣地。

无法忘记出走的心情,是难忘那份渺小吧。看的东西多了,心也会跟着变大,才能装那么多的东西。也就觉得生命很渺小,何况是小小的自己,小小的烦恼,小小的郁闷。大爱、大方、洒脱,可能是性格使然,但必须努力学习。

好久没写游记。即使多么努力伪装,还是无法对S城产生太大的兴趣。
在泰国时都有在写札记。尤其是曼谷,很少上网,每晚入眠之前都很专心的把感想写下来。为了交旅游稿,写的文章其实和心里真正想表达的不太一样。札记里的才是精髓(呵)。
没有在曼谷逗留太久,去的地方也很少,但对于这国家和满山满海的背包客,有改变了些自己什么。泰国不只是吃喝玩乐。

有时候日子过得郁闷时,常会想起拜城,想起泰北。想起村民的洒脱和生活态度。心里就会变得比较踏实。而为什么不是想起居住时间长许多的纽国呢,我想,可能是后者的环境实在是太老人家了吧(笑),又或者是自己心牵亚洲,如同白饭比鱼扒来得更真实的饱足。


*图片里的苹果切割器才新币五元,可在宜家购得。很酷呗?和室友趁屋主外出时,得意地切了好多苹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