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那些文字暂时还不想被看见








Pai, Thailand
2015.01.26

回到拜,继续虚度光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拜有12个供游客参考的景点,一天之内即可游完。我问阿能怎么没像带游客一样带我游完12个景点,至少我没进过草莓园。他酷酷的说,你不都走完拜了吗?其实除了第一次,之后的每一次我都是循着同样的脚步,去同样的铺子,吃同样的食物,找同样的人。反正只要来拜能见到阿能、夜晚在夜市看见Ya、Kenter Guesthouse依然存在、Tick Kitchen的大婶依旧营业,我就有回去拜的理由。

Max在与我同游的第一天说了这么一句话:“你比较会用写多过说来表达是吗?”估计是觉得我在网上活跃,私下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一时之间我也答不出,只是静静微笑。我后来有稍微去想以前的我是不是很多话呢?其实在中学时期朋友圈里算多话的呀,我最爱煲电话粥,拉朋友喝饮料谈一个下午的天。然后也不知怎的话开始少了,觉得许多事情说出来是浪费力气,反正所有的事都不会停留太久,就无谓用语言去纪念了。倒是有点对不起Max,与我同游原来是那么闷,可能让他失望了。

Max就像一个过动儿,让我想起KH,两人一样无法专注一件事太久,总是可以感觉到那股跳跃的气息。我本来就不是一个爱动的人,这样的节奏似乎打乱我平日的作息,除了第一天我还像个导游带他四处认识环境,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各玩各的。他看了日出与日落,到秘密温泉泡热水、去了瀑布......我中午才出门,到山地村找阿能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更多时候都没说话,他要不递给我啤酒,就是泡中国茶给我喝,偶尔独自抽烟,铺子打烊后就带我去串门子吃饭。他似乎也习惯我的方式了,记得以前也问过我怎么话那么少,有时会问起我在岛国的生活与工作,我都只是轻轻带过,这些事也没什么好聊,他却有点生气。男人有时候也会来大姨父的脾气。

我在Ya的明信片摊子打印了三张相片,其中一张写给大哲,也是这次旅途中唯一写的明信片。我已经很久不写明信片了,甚至很懊恼家里的明信片该怎么处理掉,但有些话想用文字来告诉他。另外一个原因是认识大哲的时候是我2010年第一次来拜,在面簿公开说要明信片的网友欢迎来索取,当时大哲是其中一位,印象中是我第一封写给的人。但是明信片在我向阿能道别后,骑着摩托车回到镇上的路上掉了,回想一下应该是跌落在它被拍摄的地方,要倒回去捡已经来不及,面包车即将出发到清迈。有些事还真的有莫名的巧合。虽然有点小难过,毕竟用心挑选与放下情感的物品,但是想想,可能那些文字暂时还不想被看见吧,那么就迟点再告诉他,或不说了。

我要把你永远放在心底,在每一次不如意、悲伤、无奈的时候把你掏出来,提醒自己人生有许多出路与选择,快乐可以很简单很简单。我还是想见你。即使把所有假期和机票用在你身上我都愿意,我的心在初次见你时已经被遗留下来,拿不回来了。

Ya的printer像素真是优,3张100泰铢,提供wifi传送图片打印。Ya在夜市的摊子是一辆蓝色的小货车,出售明信片,逛夜市如果看见他记得打招呼光顾他哦!报上我的名字可能会获得折扣呢。

*第四张图找亮点。





4 comments:

min said...

超人

meizi said...

哈哈哈~

Joe said...

我一直以為你私底會是個很活躍的人:)

meizi said...

看情况, 除了认识很多年的好朋友之外, 我都还算不太说话的, 属于安静那种。人们不是说网络与现实是相反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