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香港 [ 透视小市民生活 ]





















Hong Kong
2011.05

一踏出机场,站在车站等巴士时,迎面而来一辆柠檬黄的双层巴士。巴士窗外贴着林峰代言的一个巨型洗脸霜广告。

忽然独自傻笑起来,心想:“是的,我在香港。”


小市民的生存之道 

香港机场坐落于大屿山地区,与香港岛有段距离。或许你不知道,香港其实是由香港岛(中环、湾仔、铜锣湾等)、九龙(尖沙咀、旺角、太子等)以及大屿山(许多受环境保护的郊外,包括迪斯尼乐园)三个主要地区组成。

九龙与中国陆地连接。从九龙到香港岛必须过海,可选择地铁、巴士、小巴或渡轮。渡轮最便宜,但耗时最久。虽然地铁的速度很快,甚至没有过海的距离感,但对港人来说,过海就算是小远了。

如果你会粤语,又懂得认路,绝对不可错过小巴。非专线“红黄色小巴”的车头玻璃上注明了车费及目的地:“下车时付费,可找零”。小巴一共有十六个座位,不设站立位,因为实在是太小了。

在快要抵达目的地时对司机说:

“前面有落!”

那感觉实在是好香港!绝对能满足当香港人的瘾!

香港岛属于繁忙中心,消费也较高,游客集中点。比起小市民居住的九龙,前者较有规划,城市化,建筑物什么的也较高档,典型的繁荣都市。

我喜欢九龙,喜欢旺角。在九龙你完全可以体会到港剧里小市民的生活画面,就像活在港剧里的欢喜。


被歧视的中文


香港友人Clara事前交待我搭巴士去她家。她说地铁虽然很方便,可是巴士费的价格比地铁便宜许多。因为没有方向感,整整比预定的时间迟到了两个小时。

本不打算买Sim Card,但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公共电话亭。于是随意走进一家7-11要了一张Sim Card。店员听我说中文,就认定我是中国人,说什么这电讯公司打回中国很便宜。

与Clara提起这事,她大笑地说:

“对啊,我忘了和你说,千万别和他们说中文,说英文!他们会知道你不是香港人,以为你是中国人,对你的态度会很差。”

“可是说英文也会知道是游客啊,有什么差别?”

“嗯,虽然是游客,但是会说英文的游客肯定不是从中国来的。他们比较崇洋,你一说英文就是很了不起了。”


贴心服务

初到香港的第二晚,适逢Clara妈妈生日,大家一起去酒楼吃晚餐。我买了一篮水果和蛋糕当礼物。

夜市里的水果摊口挂了好多包装精美的篮子,任顾客选择大小。最小的篮子从港币三十八元起。之后顾客可以任选所需的水果,选好后才结帐。水果看起来颜色鲜艳可口,看得我每个都想拿,每个都想买。

选好水果后,摊主用透明玻璃纸袋把它连同篮子包装起来。精致美观又实际。很喜欢他们这样的生意概念。即使只是一个夜市的小小水果摊,很方便与人性化,价钱也不贵。

蛋糕是在地铁站买的。香港的西饼屋的蛋糕、面包什么的都很漂亮。尽管只是家在地铁站的小西饼屋,竟然还贴心的附上纸碟和朔胶刀叉。

付钱的时候真的觉得很愉快。许多人都说香港的服务人员态度恶劣,但是一些服务上的贴心却让人觉得很温馨。同为一个消费者的心态,也难怪大家都喜欢涌来这了。 


伪装日本人

在香港伪装日本人。

一味的微笑不说话,售货员就会觉得你不妥,察觉你不是当地人了…

年轻的售货员以为我是日本人,见我买了她介绍的衣裳开心不已,很骄傲的向同事炫耀自己的好眼光。我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偷笑。

我几乎每天都在玩这个游戏,他们常常会一脸疑惑的在猜你的国籍…

香港人不是不友善,而是只对自己想要友善的人友善。


你不是香港人!


“我一看你就知道你不是香港人!”

“啊!为什么?”

“因为当我向你介绍东西的时候你会微笑。”

“香港人不笑的吗?”

“香港人很冷漠,通常是板着一张脸。”

香港人口稠密,很复杂,三教九流。人们不是很友善,但充满冲劲。当你还在思考的时候,他们已经出手了,快而准。他们似乎永远清楚自己要什么。就像一株株奋力争取阳光,努力往上攀岩的植物。

Clara每次在我思索着买、不买,收、不收,带、不带…种种的思想冲突下,忍不住问:“你到底在想什么?”而我每次都只能给她一个傻笑。

时常告诉友人:“如果有天有幸在香港生活几年,事后必练得炉火纯青,什么事都难不倒。”

可能这就是香港精神吧,我想。在这竞争激烈的环境里,造就了港人的顽强生命力。


饮食

咖喱鱼蛋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吃。鸡蛋仔更是普通。可能自己不幸运,都没机会在街边吃到好吃的食物。其实香港街边的小吃并不比我们夜市的来得美味。糖水和煲汤就真的是必吃美食。

“许留山”糖水店虽出名,但是又贵又不是很好吃。港女说:“‘许留山’是给游客吃的,要吃糖水就要吃‘满记’!”

可能地方小,港人很喜欢开着车子大老远的到某个地方吃东西或打包外卖。以吃为名,其实是想兜风。算是解压的一种方式吧。

每次站在路边摊挑选那一锅锅煮得沸腾的卤味时,都会和自己说:“忽视路边的车龙、人潮以及头顶上一座又一座随时可能会跌落什么的残旧大楼。”

没有吃过港式早点,每天睡到自然醒已是中午。倒是酒楼去过几次。这里的酒楼的消费比国内低许多,海鲜也相当便宜。

有一次我们点了北京烤鸭。当师傅在桌子边利落的手起刀落,把鸭肉摆得端端正正放在我们的盘子时,我又再次的深深感受到:“I’m in Hong Kong!”菜色虽然名为北京烤鸭,但香港酒楼的感觉就是不同。

当晚酒楼为我们准备的北京烤鸭有三种吃/煮法:

第一道,原料处理。出炉刷油鸭子出炉后,马上刷一层香油,增加鸭皮的光亮度。趁热将鸭片皮或鸭肉,伴以京葱、青瓜、甜面酱及薄饼同食。

第二道,把部分的鸭肉和其他材料炒成另外一道小菜。

第三道,把鸭骨拿去熬汤。


阿Sir

前往大屿山区的一些受保护的环境区事前必须申请准证。Clara的车子因为没有贴上准证的贴纸而引来交警。

一位便衣的警察大哥嚣张的对Clara说了好多听起来漂亮,实际上吹牛的话。警察大哥拍了拍胸口说:“小姐,这里我很熟,你等下跟着我的车出去就可以了!”

在车上的时候,我和Clara开始讨论香港警察。

“前几天我在你家楼下看见警察,很兴奋呀!我们看港剧太多,对香港警察有一定程度的憧憬。可是刚才那位警察又让我感觉不是很好。”

“港剧都是骗人的,不要相信!我们香港人最讨厌警察了!”

“是吗?可是每次看《陀枪师姐》、《执法先锋》什么的,都觉得香港警察好厉害噢!”

“演戏嘛!香港警察很臭屁、大牌的!你看刚才那位还算好了,如果遇上madam态度更恶劣!”

“我有位香港朋友刚当了警察呢。”

“我们香港女生最讨厌自己的男朋友当警察了!如果是我的话,我男朋友要去当警察,我宁愿不要和他交往!”

“啊!那么严重,为什么啊?”

“他们也是很黑暗的。我有位朋友当警察,他的前辈们每次休假一定大伙一起到中国深圳去找乐子,找女人。他们可熟门路了!如果你拒绝他们的邀请,你以后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原来,警察在哪个国家都一样。


个性化的表达方式

香港人的打扮倾向有性格多一些。女人看起来干练多过漂亮;男人看起来有型多过帅气。虽然街上的路人的装扮不像日本的赏心悦目,但是有种说不出来的个性化。在这里,你找不到打扮相似度极高的两个人。

一位在香港工作的日本友人说:

“香港的女生可能没有日本女生漂亮,但是我可以认得街上每一张女生的脸,这是在日本办不到的。”

日本只要一流行什么,所有女生都会跟风、模仿,根本分不出她们的脸孔。虽然漂亮,但却缺乏了人性化的独特感。反倒香港人勇于表达自己的性格。这点可以从他们的打扮深刻反映出来。

每个国家的女生个性、风格、作风都不同,尤其是亚洲女生更为明显。不确定是不是所有港女生都一样,但我喜欢她们豪爽、直接、干脆的性格。相比新马台的女生,港女生格外独立、强悍,散发光彩。

所以即使香港人烦躁、凶悍、不和蔼,我还是挺欢喜他们这种我行我素的表达方式。有时候,不掩饰的坦率比表面上的虚假笑容更让人自在。


活力四射的港人

港人说话很直接、不转弯抹角、有意见勇敢发言、勇于追求自己要的事物。他们不友善但吵杂和高调。是群非常有生命力、精明能干的民族。可能自己天生性格柔弱,我很欣赏他们这样的特性。

不知道是他们把有限的环境变成自己理想的状态;还是把自己变成适应环境的姿态呢?

和Clara的一些当地友人相处了几天之后,发现他们即使过着繁忙压力的生活,放工之后依旧不减活力的享受人生。香港的步伐那么繁忙,但是港人却比其他步伐较为缓慢的亚洲国家的人民更积极的学习。

他们时常在下班后依然精力充沛的上些私人爱好的课程,无关工作需求,纯粹个人兴趣。有些人周末参加义工活动,或到大屿山一带的郊外爬山露营。

身为世界繁忙地段前五名的都市人,他们并无患上都市病。港人的生活并不完全围绕在购物商场和电子科技品。在地铁或小巴里,很少看见他们把玩I-phone或I-pad。无论是工作和生活,港人都充分了发挥了都市人的精神,而没有卷进都市病态漩涡中。


强悍的阿婆

那是一个艳阳天。天空见不着一丝云朵。步行到地铁站时,一位大约八十岁瘦小的阿婆推着菜篮的手推车,从我身边蹒跚走过。

撑着雨伞走近阿婆身边,问她需要帮忙吗。阿婆不识中文,烦躁的用粤语叫我走开。被阿婆吓了一跳的我赶紧跑到一旁,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地铁站走去。

假装不经意的回头…见顶着大太阳的阿婆吃力的推着手推车到路边,不畏毒辣的阳光开始做起生意。

香港连阿婆都那么干练!


有限的空间

他们似乎总能以迅速的速度适应环境,而且让自己过得很好。即使狭窄的房子,港人还是能让它物尽其用。

Clara的家在深水埗,一个空间相当狭窄的三房一厅单位。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房里放了一张双人床之后就只剩下一个转身的空间。于是,他们发挥创意,把东西都往上摆放。东西其实很多,但经过一番用心,反而在有限空间里发挥出个性化的风格。

“我好喜欢你的房间啊!好像一个宝藏堆,随时可以在任何一个角落找到惊喜,和我以前在香港杂志《Milk》介绍的‘私窦’一样!”

“哈哈,很乱啊!好像垃圾堆。”

“不会啊,我觉得好酷呢!这最上面的是什么?”

“噢,那是冬天的衣服。换季的时候就把它们拿下来,把春夏的衣服放上去交换。”

“这样不是很麻烦吗?”

“没有办法啊,地方很小。”

有时候在有限的条件和环境里,才会促使我们多思想,多行动来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反之在一个过于舒适安逸的环境里,人们逐渐退化,不懂得感激,自私的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


关于购物

香港真的是购物天堂。让人沦陷,忘形的一直买、买、买。

闹市里的霓虹灯、商店、招牌等看起来似乎都一样。五彩缤纷,刺眼得很。
到处都是老街和看起来像危楼的建筑物,弥漫着老旧的气息。这里有好多好多商品和地方。未到你贪婪的觉得一走宝就会有错过的遗憾,因为可能在下一个转角处你会发现更有趣、漂亮的。

闹街总有许多贩卖奇奇怪怪商品的摊口,一些你想象不到的“专卖摊”。例如天线、全钢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商品大多数从内地进口,价格格外便宜。就连小型平面电视机,新币大约一百五十元就能拥有,太神奇了。

香港的物价其实还好,只要是在香港岛之外的地方,一般小市民用的日常用品其实比新马还便宜一些。鸭寮街的二手档有许多隐藏的宝贝,我很喜欢那里,时常可以发现许多让人出乎意料的旧杂货。他们有许多只要你想得到就有的二手或更多以上的货品等着你来寻宝。

这里的楼与楼之间实在是太接近。一栋大楼除了最底层的店面之外,从店面与店面之间的梯阶还可通往楼上好几层的铺子。每一栋大楼似乎都处处充满惊喜。你得时常注意头顶上的那些霓虹招牌。许多书店都隐藏在大楼里。

旺角的花园街是女性游客扫货的圣地。但是,那是给游客。在葵芳地铁站对面的葵涌广场,才是便宜货的宝地。除了名牌商品,香港的衣服首饰等几乎都是一样,价格也随着地点不同而差异。要购物之前可以先货比三地。

香港的药妆局不比日本差,商品应有尽有。“卓悦”比“SASA”便宜。药妆局时常有折扣,或出售一些旅行式的小型样本。如果想试新产品又碍于它昂贵的价格,可以先买这类迷你包装的试用。

庙街是个非常游客的地方。里头出售的商品多数属于旅游手信,很像吉隆坡的茨厂街。夜晚的庙街附近有许多算命的档口。


兰桂坊

有一晚在尖沙咀,Clara练完舞后我们一起去小吧喝酒。她说,练完舞一定要去喝一杯舒缓舒缓!

“大家怎么都喜欢去兰桂坊喝酒啊?”

“那是给游客、洋人去的。兰桂坊的酒可贵了。而且啊,洋人都喜欢在那里找一夜情的对象啊!大家都知道,要寻欢?去兰桂坊!其实最便宜的酒吧在尖沙咀,我这就带你去!”

在香港的最后一晚我们去了兰桂坊。情调非常洋派,一点都不像香港。小小的几条街道,都是洋人。一路走过,老外们都用复杂的眼神把你从头打量到脚。Clara当时靠在我身边,小声地说:“看,他们现在就在物色对象了!”


无法推测的港女

在小酒吧喝酒的时候,港女们聊起男人。

M有点小丰满,长直发,打扮起来很泼辣,时常小露性感。F身型瘦小,一身淑女端庄,说话斯文。

“你几时要去英国?”M和Clara同时问F。

“下周。”

“和你男朋友去啊?”

“是啊。他去公干,我就当跟得夫人。”

“你没工作,整天陪着他这边去那边去,你不闷么?”

“不会啊,要跟着他免得他在外捏花惹草嘛!”

“哈哈!我就不行了!以前我有一任男友叫我不用上班,他养我。三个月后我受不了,实在是太闷了!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有份工作。”

后来Clara告诉我,外型爱玩的M一点都不开放,反而很保守,对男友可忠心了。F虽然看起来很乖巧,她偶尔还是会来点一夜情的。


大小女人

“我还真希望可以当家庭主妇呢。在家插插花、做做家务、研究新菜色、做手工、绘画什么的,然后每天等老公下班。”

“啊!你不会觉得闷吗?”

“嗯,还好啊,我喜欢在家做这种东西,还可以写稿、做freelance什么的。好像以前的日本家庭主妇。可能我很小女人吧。”

“我就不行了!偶尔为他烧菜可以,每天?门都没有!我们是平等的,为什么我要每天烧菜给他吃,服侍他噢!我之前去韩国的时候,住的那位韩国女生朋友家,她就是这样。我完全无法明白,她怎么可以每天过这样的生活。不闷的吗?”

“哈哈。对了,我以前交往过的一位日本男朋友,他曾说过家内事我负责,但是以后如果我们有了孩子,孩子的教育和清洁卫生由他教育。因为他不相信马来西亚人的整洁观念。”

“啊!为什么?!你不会生气吗,凭什么他认为他的教育比较好?为什么是他教,不是你教?!太不公平了。”

“可是…这样不是很好吗?他要教不就给他教好了,我乐得清闲做自己的事。而且日本人的卫生观念本来就很好啊。”

“我还是觉得不公平!”

时常觉得新加坡和香港很相似。新加坡的未来就是香港。

新加坡的男人都往外找老婆,找越南妹,找马来西亚女生。他们说:“新加坡的女人太强悍、独立,压力很大,我宁愿去找意见不多,温顺的女人。”香港的男人都到深圳找女人去了。他们说:“香港女人动不动就说男女平等,又坚强又能干,我还是比较喜欢听话的女人。”


“你真的会发呆的!”

住在Clara家的时候,时常见她没有一刻是安静的。这的安静不是她一直说话,而是她一直坐不牢。不是在收东西,就是在抹桌子,不是在抹桌子,就是在扫地。

有一天我问Clara:

“你都是一直在动的哦?”

“哈,被你发现了。对啊,我就是会一直找东西做。就是无法静下来。”

“为什么呢,不累吗?你不会发呆的啊?”

“不会。我不会发呆的。我不知道怎样发呆。”

“啊…?!你不会发呆?!发呆很舒服的啊,就放空你的脑袋,什么都不想啊。”

“我就是会一直想东西。”

“你在想什么?”

“很多啊,想我的生意啊,想房间要怎样摆啊,想墙壁要涂什么颜色呀…”

后来有一次我在收拾行李的时候,收着收着…就不自觉地晃神了。Clara突然“啊!”的一声,一脸惊讶地说:“你真的会发呆的!”


你一直活在他人的眼里

对于游客,这里有许多新奇、新鲜的东西等着你挖掘,但是通常一周之后你就会发现你和这环境格格不入了。

港人天生无法让自己轻松、空暇。这已是种根深蒂固的思想模式,渗透港人的骨子里了。因此,一位悠闲的家庭主妇的生活,对港人而言是无法想象的枯燥乏味,同时也无法满足他们活跃异常的生命力。

港人勤劳的学习,努力的让自己忙碌,或许是为了不与这繁忙的城市脱节?又或许如果一旦闲空下来,他们会开始焦虑,失去安全感?

同是港人但已移居到纽西兰的Christine说:

“以前我在香港时,时常保持忙碌,一旦忙碌就不会去想其他事。没事做的话是种压力,让我觉得自己要更加更加努力,做得更好更好!我会开始思考自己的工作和人 生。是不是做到了现阶段所要达到的要求,是不是在这个年纪得到了应该得到的东西,有没有办到和同龄人一样办到的事…”

城市里的人那么多,我们就犹如繁星中的一粒小沙。

你害怕沉没在人群里,你害怕看不清自己的脸,于是只能跟着大家的脚步,确保和其他人一样。你和他人比较,为了感受自己的存在感。你不让自己落单,因为你不知道一个人的时候该怎么办。

可是,是不是也因为如此你更加迷失,更加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一直活在他人的眼里,从没好好看清楚自己。


这里需要广角镜


这是一个让你觉得狭窄、看不见广阔空间的城市。

去了“重庆大厦”,搭了中环至半山的手扶梯。那是为《重庆森林》圆的一个梦。奢想着可能还能和金城武、王菲、梁朝伟等明星呼吸着同一个地方的空气,哪怕是在另外一个时空。

终于知道为什么当年杜可风拍摄《重庆森林》和《堕落天使》的时候,用上广角镜而成为佳话了。因为用了广角镜,原本狭窄的香港街道视觉效果看起来会更大一些。

只是我在想,在这里住久的人会不会觉得窒息呢?

那感觉就像把你整个人生和生活一味死劲的缩在个凤梨罐头里。


夜景

等待渡轮时,我们坐在梯阶有一句没一句的谈天。

“香港夜景好漂亮!我一向对夜景没啥兴趣,可是香港的夜景真的有感动到我。”

“嗯嗯,我也很喜欢!以前我年轻十多岁的时候时常和一班朋友来这里看夜景。那时候学生嘛,都没钱,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买了几包零食和饮料,就在这里看夜景。”

“真好!你们还有这样的一个去处,而且治安又好,晚上也不怕。我以前还没来这里之前一直以为香港治安不好,来了之后才知道竟然那么安全!”

“哈啊,你一定是看《古惑仔》太多!哪有那么夸张!黑社会像他们那样‘劈友’也会怕啊!我们治安真的很好啊!你看我平时晚上十一点多从地铁走回家也不怕。”

“对啊,我也有注意到,一点都不会感觉害怕。而且啊,街上的霓虹招牌都好亮呀!”


精力旺盛的人民

每次在街上、地铁站上看见的港人都很有冲劲。生活可能很苦,竞争激烈,但你可以强烈的感受到他们对生活的热诚,对生命的热爱。一直坚信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即使环境多恶劣,他依然会活得很精彩。

看见他们积极的态度,觉得自己似乎也该更努力让生活素质过得更好,学习享受城市。

我喜欢香港人,喜欢香港,因为Clara和她的家人朋友们。之前许多人都说,你一定不会喜欢香港,香港太喧闹太复杂了。如果没有Clara和她那些可爱的朋友,我想或许我可能真如大家说的,对香港的印象大打折扣。

世界很大,如果你有勇气走出去。你在这城市里,她在另外一个城市里。在遇到波折的时候,换作她的话,她会如何对待这城市呢?

谁说香港用个四、五天游玩已足够?

香港有她神奇的一套生活方式;港人的个人特色非常鲜明。

我没有对香港一见钟情,但觉得她好有趣。她让我看见了城市里的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刊登于《畅游行》2012年5月号

2 comments:

林韋地 said...

把很多個極短篇集合在一起看的感覺還蠻不錯的:)

meizi said...

韦地,

我说这是偷懒的方法~阿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