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暖的松果

Blenheim, NZ
2008.07

在纽西兰是第一次看见暖炉,哪怕是用电源或是火种的暖炉。
试过几次想像画面唯美的火炉边取暖,新鲜感一旦消失之后,兴致全失。何况,冬天最舒服的不外就是卷在被窝里,打死不出来。现实里,火炉得一直小心照顾火源、填补材木、那些烟灰什么,清理起来更是懊恼(纽西兰的房子,地上多数采用地毯)。

冬天在葡萄园剪枝时,某天,我、少爷和老板又偷懒。午休吃完饭后,我们大字型的躺在草地上,不情愿干活,有一搭没一搭的乱扯。眼尖的老板一手拿起身边的松果,往我们扔。后来,少爷和老板干脆捡起地上的树枝,把松果当羽毛球开始活动起来。我决定不理他们,专心的把一颗比一颗还大的松果,开心的放进宝蓝色的环保袋,装满一袋。

老板在旁嚷着:
”捡多点,回家拿去烧,取暖!木材实在太贵了!“

本来散落在一地的松果,在大家的任性行为之后,情况其实与之前似乎毫无差别。任谁也看不出,除了我们。
或许,这就像初到和离开纽西兰的我们一样吧。


3 comments:

Grace Fam said...

原来松果是可以烧火取暖的。生长在热带国家的我们,很难有机会用到暖炉,记得我唯一一次用暖炉取暖是在毕业旅行上神山住的时候,那时候时光真的很难忘。

meizi said...

我也是听人家说的,我不掌管火炉...哈。

说到底,最好是不要用到暖炉最好!
冬天让人忧郁。

凤佬 said...

有一次在樱桃厂工作,
因为机器故障,我们就去外面散步,
看到地上的松果,泽威捡起来就往我这里丢,
我想也没想就用手腕,
把松果当排球这样打出去。
一打,我的眼泪差点没有喷出来= =
都不懂那瞬间我的智商到底降到多少,
怎么这么奋不顾身做出这种危险动作,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