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一期一会的旅途









 Bangkok, Thailand
2015. Feb

2月与大哲到曼谷出差。我从清迈飞到曼谷,与从新加坡出发的他会合。和预计的时间有点出路,发了短讯问他在哪,他说在机场内的某家咖啡厅。一看见他安然自得的喝着咖啡,忍不住劈头一句:“来曼谷喝什么咖啡?!不见你在新加坡喝,装什么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装文艺范!”

在拜县玩了4天,奔波折腾来到曼谷,已有些吃不消。大哲一早就打听好酒店附近有家24小时芒果饭,check in之后我也不理他,早早休息。隔天他去早泳前捎电来,叫我趁没人时快点去拍照。我们在房里准备拍摄许久,适逢housekeeper来按铃, 瞧我们两人各自穿着浴袍,很紧张地say sorry,取了浴巾后还对大哲说good luck,,笑到我趴床。见我们两人一人一手相机,估计他会认为我们重口味吧?这趟旅程为了专题拍上千多张相片,好在出来效果还算满意。

在曼谷,你什么都不需要做,早晨只是拿着一杯芒果奶昔,夜晚拿着一瓶Chang啤酒在酒店的阳台上或泳池边晒太阳。Marriot Sukhumvit的Octave Rooftop Lounge & Bar是该酒店一大特色,再怎么累我还是兜了一圈,全曼谷市的夜景尽收眼前,想起泰国电影《午夜之爱》,一个曼谷的计程车司机与按摩女郎乘客在午夜的爱情故事。

回程的东方快车才是这次目的。2003在吉隆坡念书,和从网友做起的陈老师通信,他在其中一封信里画了一列火车涂鸦,写着东方快车,我问他那是什么,他说是一列很梦幻的火车。12年后,我搭上了传说中的东方快车。

2010首次去曼谷,从北海乘火车出发,终站为华南蓬火车站。几次来回马来西亚-曼谷-清迈也是到那儿搭车。我曾在火车站的公共洗澡间狼狈地梳洗,单手洗澡,另只手扶着背包不让它沾到水;也曾疲惫不堪的斜躺在脏乱的地上,靠着背包昏昏欲睡,与Guy脏兮兮的等待火车......我和他就像一对落难情侣,发挥背包精神,把身心搞得疲惫不堪。如今在以色列的他有时与我网聊,都是一堆回不去的时光。旅行次数与经验越多,越加怀念初时笨拙的自己。我以为不会再在曼谷搭火车,毕竟年假有限,时间就是金钱,可是事情都有因果吧,是用之前在火车站所受的折腾累积兑现吗?

回国后偶尔和大哲提起这趟旅程,虽然彼此嘴上没说,但都有丝丝不舍。书写过程中,我把从火车上取回来的香皂放在桌上,时而飘来的香味,提醒着我火车上的旅程。记得那天大哲捧着香皂闻了闻,小窃喜的说,有东方快车的味道也!原来陈老师当年说的梦幻不是在火车上,而是离开火车后的心情。回来后,众人问起火车好坐吗,岂能一句好坐或不好坐能解释得了。某天在新山,恬小姐指了指车窗外问,这是你说的那辆对吗? 对啊,这就是东方快车! 来不及照相,车子已走远,望着华丽的她,感谢这趟一期一会的旅途。

*东方快车特辑刊登于《畅游行》第30期。这是第二次当封面女郎,说不尴尬是假的。





2 comments:

min said...

那天在妳instagram看到東方快車,興致勃勃地去官網查看,被驚人的價格嚇一跳,是去一趟歐洲的價錢了。所以她比我的歐洲夢還貴。要搭上一趟東方快車還得等我圓了歐洲夢之後啊~

meizi said...

不过是很特别得到经验, 一生一次就好, 不用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