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手上有着牵着风筝的线














 Pai, Thailand
2013.07

这是第6次来泰北,也不知道要拍什么了。泰北依旧迷人,只是因为电影《泰囧》,中国游客大批涌进,让人无奈。之前在公司读了本杂志,老板买了不少中国杂志,其中一本《悦旅行》有篇关于清迈的文章,写得真是好。文中提到清迈人对于游客是无任欢迎,但这些热潮并无法影响清迈人的生活节奏,任游客多么热烈,清迈的生活也只有清迈人最清楚。

难得在清迈逗留的时间比之前几次还长了些,导致在拜城的时间短了。无论是拜城还是自己都在改变。Vanfa与阿过问我还想住在拜城吗,我摇了摇头说,不了,但我还是会时常回来。我在拜城遇见许多好人,他们都很疼爱我、带我去玩、请我吃饭......这里几乎任何角落都有我不少深刻的记忆。这些在拜城遇见的人们,有些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有些幸运的随时能在面子书联系,但那段在拜城的时光早已成了箱子里垫底的棉袄。对我而言,拜城真正打动我的心,意义甚大,让我每一次离开她时心都会揪一下的原因,是这些美丽的人儿。

然而,我最想念的其实是阿能。上一次和这次来的时间都是淡季,阿能都不在,我已经一年半没见到他了。以前我只要一到拜城,第一个一定去找他,然后他就会带着我这小跟班到处去闯去玩。阿能的长相并不特别出色,典型的中国农民脸孔,可我一直觉得他的思维很特别,所以特爱和他聊天。他时常会逗我开心,还会突然说出些发人省思的话语。

我每次都觉得我在拜城仿佛拥有另外一个身份,另外一个自己。如果这世界存有另外一个自己过着另外一种生活的话,那我可能是精分了。可这并不表示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我很满意目前的工作,有了寄托心也踏实了。小老板每次都说那是因为他的缘故,而我每一次都会在他说完这话后给他个白眼,然后他就开心的笑了。





2 comments:

苏菲亚 said...

我觉得是小老板的功劳也说不定呢!

meizi said...

不是功劳厚!!!他给我薪水,我为他打工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