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不是天天有












Johor Bahru, Malaysia
2011.04.23

凌晨三点,刚卸了妆,准备休息。这两天在新山,日子充实。

周五晚和一天去了说了好久的台式居酒屋,吃了好吃的串烧,喝了些啤酒。目前单身,没有家室,聊得来,能出去到凌晨的朋友真的不多了。老板过来招待的时候,我耍了点小心机。之前光顾一次,又听过Gina提过老板的名字,随意叫了他的名,弄的老板一脸疑惑又不好意思问,我在心里偷笑。店面凌晨一点打烊,我们赖到一点半。

回到家,妈妈和妹妹在客厅谈天。我嚷着,早上8点要搭飞机的人还不睡觉!睡觉之前借了妹妹的蝴蝶结发夹自拍,问妹妹我可不可爱。她一脸嫌弃的说,好恶心,也不看看你几岁。我生气的说,你以为我想有孩子气的笑容吗!

周六下午和学长吃午餐。中学时期我认识很多人,但是那些人都不认识我,学长是其中一位。前阵子在面书找到他,偶尔在网上闲聊,说好找天见个面。我问学长,早婚好吗,他有点无奈的回答,不好,世界还没看够,什么都还来不及做就被安定下来了。学长的太太也是同期学姐,女儿现在10岁大了。浪子还没机会闯天下就成为了住家男人,这样的浪子得用多么强大的爱才能为了家庭而牺牲自己好玩的天性。

最近在想,从中学毕业迈入新的阶段到现在,恰好十年。这十年你做了什么,变成了怎样的一个人,拥有了经历了什么?同时,又失去遗憾了什么?时间就是这样,拖着你兵荒马乱地跑了好多路,也没给你一个喘息去想想为什么走了这么远。人生最重要的是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遗憾能少则少。庆幸这十年过着自己想过的日子,一步一脚印的往想去的方向前进。愿你我都拥有美好的日子。人生能有几个十年,一定要痛快。

学长人很好,特地载我到市区。我在CS逛了三个小时,人潮汹涌。买了一盒甜甜圈,想带去给Ireen和Ah B吃,一转头看见远处走来一位身穿粉红色上衣的男子。看了一阵子,男子发现我在看他,也看了我一阵子,然后我们同时“啊”的一声走向对方,只差没热情拥抱。

阿妖是我中学同学。预备班的时候同班,之后就分班了,那时候全班同学感情都很好。如今仍有联络、玩乐、见面的旧同学、姐妹淘几乎都是那年的同学。最后一次看见阿妖是我去纽西兰之前,回国之后一直联络不上他。我们一边走着一边似乎要把这四年多来空白的岁月补上各自的故事。他说他有面书,但友人栏都是学弟妹,我嚷着,你的友人没有同届的,要我们如何去找你啊!老朋友就是可以这样不顾面子有话直说,时间让我们流失青春却也酝酿了陈年友情。

Ah B帮我修了头发染了个新发色,还把我的发线改成中间了。我们吃着好吃的甜甜圈,喝着法国玫瑰花茶,谈天,上网...和Ah B打工的小弟是典型的90后。听说他偶尔会化妆,我很是好奇。于是坐在沙发上,用着手提电脑上网的我们开始聊天。我问他,男生化妆是什么心态呢?不会觉得娘气吗?他说不会,身边的朋友都这样啊,还给我看了他许多男性朋友化妆后的相片。一个比一个美丽,90后的审美观真让人叹为观止。这年代流行美型男,像漫画走出来的男主角。我看着他从BB cream、粉底到眼线和睫毛膏,目不转睛,赶紧抓起相机拍下来。小弟看见我面书的相片,问我几岁,我笑笑的叫他猜,他竟然说了23,让我开心了一个晚上。

最近一直在花钱,仿佛忘了计划般的消费。不知是不是因为觉得这次离开之后,可能接下来都不会有机会在这生活了,所以故意延长现在的日子呢?当存款簿的金额数字达到之后,就没有理由继续留下。忽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很像“百万元与苦命女”的主人翁了。

然后,下周要去旅行了。储蓄什么的,过了六月再说吧。

No comments: